您当前位置: >> s10下注中心 >> 正文

喀纳斯的云

作者: 刘佳    来源: 新疆日报    日期: 2020-11-04

  我见过喀纳斯的云。

  喀纳斯的云在山谷里站着,细长洁白,好像一棵树。它跟我在别处看到的云不一样,那些云都是横着飘,而不是像此刻那样站立不动。

  旅游者很难形容喀纳斯的景色?δ伤共还庥幸桓龊褂斜逃癜愕目δ伤购樱行忝赖陌阻胧骱退墒鳌

  我喜欢把白桦树和松树放在一起说。

  在喀纳斯,白桦树和松树常常会长在一起。白桦树的树身比白杨树更白,带着醒目的黑斑节。松树比白桦树的个头矮但更壮实,像男人的体魄。白桦树嫩黄的叶子在风里“哗哗”抖动,看久了会让人晕●!

  松树的树干,色泽近于红,像小伙子的胳膊被烈日晒红了的那种红,而不是酱牛肉的红。松树如果有眼睛的话——这只是我的想象——该是多么明亮,一眼看出十里远。

  喀纳斯的云比我更了解这片大地。它每天见到大尾羊从木板房边跑过去,看到五彩斑斓的野花之上是白色雪山,雪山之上的天空蓝得简直让人睁不开眼睛,眼睛眯成了紧闭的蚌壳。

  云在白桦树和松树间逛荡,从山顶一个跟头栽到地面却毫发无损,然后站在山谷,扮演羊群或者棉花糖。我在喀纳斯看见山崖突然冒出一朵云,好像云“呯”地一下爆炸了,但我没听到声音。白云在灰云的衬托下如蚕丝一般缠绵。

  云在山脚下奔流。它们尽量做出浪花的样子,虽然不像,但意思到了。云不明白,它不像一条河的原因并不是造不出浪花,而是缺少“哗哗”的水声,也缺少鱼。这些话用不着喀纳斯的云听到,它觉得自己像一条河就让它这么去想吧。

  喀纳斯的云飘到河边喝水。喝完水,它们躺在草地上等待太阳出来,变成了s10下注所说的轻纱般的白雾。在秋天的早晨,云朵在树林里奔跑,树枝留下了云的香气。夏季的夜晚,白云的衣服过于耀眼,它们纷纷披上了黑斗篷。

  喀纳斯的云得到了松树和白桦树的灵气,变成了“云精”,在山坡上站立、卧倒、打滚和睡觉。

  去过喀纳斯的人会看到,云朵不仅在天上,还在地下。人们走过青冈树林,见到远处横着一条雾气荡漾的河流,走近才发现它们是云?δ伤沟脑贫涿魃盎ǎ墒骱桶阻胧鳎阉巧砩系南闫粼诹撕庸取

  早上,河谷吹来似花似果的香味,那正是云的味道,长时间地留在人们的脖子和衣服上。

  喀纳斯的云会唱歌。这听起来奇怪,其实一点也不奇怪。早上和晚上,天边会传来“咝——”或者“哦——”的声音,如合唱的和声。学过音乐的人会发现这些声音来自山谷和树梢的云。

  它们边游荡、边歌唱。

  在喀纳斯,万物不会唱歌将受到大自然的嘲笑。

[责任编辑:李梦婷]
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95988